當前位置: 主頁 > 專題 > 慶祝建黨100周年 > 追尋初心 鶴壁印記 >

淇縣革命烈士潘麥生反抗在晉日本礦主壓榨 組織百余名礦工罷工

為紀念潘麥生,當地政府在關莊村修建了革命烈士紀念亭。

□鶴報融媒體記者 李明英 ?實習生 孫藝霖 文/圖

 在淇縣衛都街道關莊村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一座革命烈士紀念碑記錄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紅色歷史,永遠紀念在革命斗爭中光榮犧牲的潘麥生、李白小等4位革命烈士。

潘麥生,1926年出生在淇縣關莊村。1945年,思想先進、膽大敢干的他組織礦工開展罷工運動;1947年5月,他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1947年7月,根據組織安排,他到家鄉關莊村進行土地改革;1948年4月,因叛徒出賣,他英勇犧牲。

7月13日,記者來到關莊村,聽村民講述了革命烈士潘麥生的英勇事跡。

16歲被日本人抓去當勞工,受盡欺凌

潘麥生出生在貧寒家庭,一家人過著食不果腹的日子,哥、嫂因饑餓病倒無錢醫治相繼離世,父親后來也因饑餓被奪去生命,家里只剩下他與母親、侄兒艱難度日。為了維持生活,14歲的他承擔起家庭的重擔。16歲時,他被日本人抓去當勞工,沉重的苦役、非人的折磨,讓還未成年的潘麥生受盡欺凌,這激起了他對侵略者的仇恨。

“潘麥生是個苦命的人,但他膽子大,面對日本人的壓榨,他組織礦工集體罷工與日本人對抗。”關莊村71歲的關金貴說,他的父親關林堂曾與潘麥生一同被人販子賣到黃丹溝煤礦位于山西省壽陽縣)做苦工,他時常聽父親提起潘麥生的事跡。解放后,他曾參與審訊陷害潘麥生的叛徒,翻閱過大量的歷史資料,了解烈士潘麥生的事跡。

關金貴介紹,1944年,當時18歲的潘麥生逃回家中,不幸的是他又遭遇了人販子,被賣到黃丹溝煤礦做苦工。黃丹溝煤礦由日本人開設,四周高墻上有電網封鎖,屬于監獄式煤礦,人一旦進入很難逃出去。“當年,礦里很多工人被累死或者被打死,生了病的礦工,日本人就直接扔到死人溝’,活下來的人還得繼續做苦力。掌控煤礦的日本人、漢奸及工頭對待礦工狡詐又兇狠。”

組織礦工罷工反抗日本人壓榨

“當年,潘麥生在第二采煤區做苦工,每天礦工們在陰暗狹窄的巷道里爬行挖煤或拉煤筐,需要要連續工作12個小時,特別苦。”關金貴說,礦工們努力干一天活兒才能換來兩斤發霉的小米或高粱面兒,還經常被工頭拳打腳踢。

1945年春,潘麥生所在的礦井內漲水,井下十幾名礦工被活活淹死,潘麥生僥幸逃了出來。他看到日本人及工頭對礦工的生死毫不關心,還逼迫他們再次下井挖煤,憤怒不已的他組織百余名礦工集體罷工,提出“增加工資,減少工時,保證礦工安全”的要求,迫使日方答應了礦工們提出的條件,取得了這次斗爭的勝利。“通過這次斗爭,他認識到礦工們只有團結起來進行反抗,才有可能改變不合理的制度。”關金貴說。

1947年3月,黃丹溝煤礦解放了,礦工在黨的領導下開展了反奸反霸斗爭,潘麥生積極參與并組織礦工追捕逃跑的漢奸及工頭,最終把3名十惡不赦的工頭捉拿歸案。

回鄉進行土改時被叛徒出賣犧牲

1947年5月,潘麥生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參與除漢奸、協助地方武裝進行土地改革等工作。

1947年7月,受上級黨組織派遣,潘麥生回到關莊村擔任農會主席,開展土地改革工作。“我們家的三間房及農田還是潘麥生在村里進行土改時分的。”關金貴說,當年潘麥生在村里開展工作時得罪了不少土匪惡霸,惡勢力紛紛揚言要報復潘麥生,但潘麥生從不退縮。

1948年3月,國民黨殘匪千余人對解放區進行騷擾,殺害了許多黨員、村干部、民兵,革命力量遭受嚴重破壞。“當年,我媽是村里的婦女主任,土匪把她抓了起來,讓她說出村里誰是黨員,誰是民兵,我媽始終沒有出賣一個人,可惡的土匪就打我父親,差點兒把我父親打死。”關金貴說。

1948年4月1日晚,叛變投敵的內奸打著外出巡邏的名義,將潘麥生、李白小騙出村并強行綁架,連夜把他們送往汲縣紅窯村匪部駐地。

“潘麥生可真是條漢子,據返回村里的叛徒交代,敵人對潘麥生軟硬兼施,用盡了酷刑和各種誘降手段,但潘麥生絲毫沒有動搖。”關金貴說,敵人第二天把22歲的潘麥生殺害后,將其尸體拋入御河中。

解放后,潘麥生被追認為革命烈士。為了紀念他,1970年橋盟人民公社(現橋盟鄉)在關莊村修建了革命烈士紀念碑,告誡后人勿忘歷史。

 

發布時間:2021-07-22 15:02 來源:鶴壁新聞網
97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