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專題 > 慶祝建黨100周年 > 追尋初心 鶴壁印記 >

鄧小平曾通過這條交通線去延安——重走??h紅色地下交通線

 

??h屯子鎮原厚村開明人士程潤民故居。

姜廷慶孫子姜運秋收藏的關于爺爺事跡的畫冊。

開明人士程潤民(右二)家庭照。(家屬供圖)

□鶴報融媒體首席記者 劉倩倩

 一座看似尋常的農家小院、一處鮮為人知的紅薯窖,卻有著不同尋常的歷史印記。3月22日至24日,記者經??h王莊鎮的李聶村、小齊村,再經屯子鎮的裴莊村、原厚村、大黃莊、橋村等村莊,沿著??h紅色地下交通線,尋訪革命先輩在此開展革命活動的足跡。

記者走訪中發現,這條線路上曾有多處秘密聯絡點,也留下了許多黨、政、軍領導人的足跡。目前,一些革命遺跡得以保留,交通員、武裝班在地方黨組織和革命群眾的支持下,與敵斗智斗勇的事跡被后人傳頌。

鄧小平曾通過??h紅色地下交通線前往延安

 據相關資料記載,1940年以后,侵華日軍在平漢鐵路兩側和衛河沿岸增設據點,挖壕筑堡,對抗日根據地實行層層封鎖,企圖切斷冀魯豫抗日根據地同太行革命根據地之間的聯系。為打破敵人的封鎖,保證冀魯豫抗日根據地和太行革命根據地之間人員往來和物資運送,我軍在倆根據地之間建立了地下交通線,其中最主要的一條是八路軍前方總部豫北辦事處和冀魯豫軍區沙區辦事處建立的經清豐、內黃、安陽,過衛河、平漢路封鎖線到太行革命根據地林州市任村的交通線。

該交通線建立后,一年內即護送黨、政、軍過往人員近千人。由于人員過往日益頻繁,為防止暴露遭敵人破壞,1943年下半年,在原有地下交通線的基礎上,又建立了過境浚、滑、湯三縣的南路交通線。該線東起冀魯豫軍區沙區辦事處,中經??h李聶村、大黃莊等村莊,至湯陰縣的三里屯越過平漢線,再經冷泉一帶西上太行山,也就是??h紅色地下交通線。

??h紅色地下交通線建立后,護送了大批冀魯豫軍區黨、政、軍干部,運送了大批軍需、民用物資等。其中,鄧小平曾通過這條地下交通線前往延安???h紅色地下交通線在保持中央與各根據地之間的聯系、護送干部、傳遞文件、轉運物資等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屬豫北地區紅色地下交通線重要線路,為中國的抗戰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

中共衛西工委舊址——程潤民故居

 在??h屯子鎮原厚村,開明人士程潤民的故居被村民稱為“最神秘的地方”。提及程家紅薯窖曾隱藏著中共地下黨員的事跡,住在程潤民故居對面的該村86歲的姜之道說,知道這段往事的大多是村里的老人。“這里是地下交通線的聯絡點,也是中共衛西工委的舊址。”該村黨支部組織委員余旺信帶著記者走進程潤民故居。

“這座小樓經過整修,雖沒有以前高,但已最大限度復原。我小時候經常聽長輩講起,程家人智斗敵人,保護中共地下黨員的故事。”余旺信說,程家作為??h紅色地下交通線的聯絡點,中共地下黨員曾在此召開秘密會議。有一次,程家突然闖進陌生人,說來討柿子吃,不等主家同意就進了院子。程家人嚴厲斥責對方,并說家中有女眷產子,正在休養,如遇沖撞,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程家人的機敏應對,保護了住在程家的中共地下黨員。

“這個小院曾經住過一位名叫楊敬齋的先生,他的母親跟著他住在這里。后來老太太過世,我爺爺奶奶便將她安葬在村西溝。老輩人怕雨季發水,還給老太太遷過一次墓。”程潤民的孫子程偉說,楊敬齋并不是這位客人的本名,2019年楊家后代還來到村里,尋找先輩的革命印記。

“除了這位楊先生,我們家還住過一位黃先生,本名叫黃友若,曾任冀魯豫軍區政治部敵工股股長、衛西工委書記、華北抗日民軍敵工科科長,他在這座小院里住了8年時間。”程偉說。

據相關資料記載,原厚村開明人士程潤民又名程修德,他家既是中共衛西工委辦公點,又是地下交通站,在艱苦的環境中掩護了共產黨開展地下工作。2018年,河南省人民政府將程潤民故居列為“河南省文物保護單位”。

姜廷慶掩護鄧小平夫婦

通過封鎖線

在??h屯子鎮橋村,開明鄉紳姜廷慶掩護鄧小平夫婦通過封鎖線的事跡在村里口口相傳。“這幾頁連環畫我珍藏了一輩子,上面寫的字、畫的畫,都是有關我爺爺的故事。”今年70歲的姜運秋是姜廷慶的孫子。姜運秋說,他曾走訪多地,查閱相關文獻,了解爺爺姜廷慶在??h紅色地下交通線掩護鄧小平夫婦通過封鎖線的事跡。

記者跟隨姜運秋來到一處舊址,眼前的舊房子曾供鄧小平夫婦居住。“這間房子在老院子的最后面,也最為隱蔽,這個土炕下面有個可以藏人的大坑。我姑姑姜玉清還給鄧小平夫婦端過飯呢!”姜運秋所說的姜玉清還有個小名叫荷月,這個名字相傳是鄧小平夫婦所起。

“我爺爺以橋村為中心,向周邊發展共產黨員,因為經常在外奔走,還被敵人打過黑槍。”姜運秋說,姜廷慶于1947年在外病逝,后被家人安葬在橋村。

姜運秋告訴記者,姑姑姜玉清給他講過,奶奶曾用家里的紙張把一鍋水燒開了。“這兒不僅是??h紅色地下交通線的聯絡點,還是一條郵路。曾有不少文字材料藏在家里,這些信件、材料定期都要處理,能夠把一鍋水燒開,這些紙張該有多少??!”姜運秋感嘆。

“村里老人講過,姜廷慶家曾住著一位姓胡的教書先生,他以教書為掩護,傳遞情報、發展共產黨員。”72歲的村民晁全厚說,村里不少老人曾是胡先生的學生。

地下交通線傳承“紅色血脈”

 ??h屯子鎮裴莊被稱為“中原抗戰第一村”紅色教育基地”,也是打響中原民眾抗戰第一槍的民族英雄、抗日先驅常仙甫的故鄉。據介紹,常仙甫故居也是??h紅色地下交通線的聯絡點之一。

相關資料記載,從事地下工作的共產黨員傅凌云、胡紫青等人及家屬,曾在常仙甫家中居住,為了保證同志們的安全,常仙甫還在自家院里挖地道供同志們藏身。

在李聶村,進步人士李恩普的故居保存完好,其孫李彩增告訴記者,這里也是一處聯絡點。“屋后有一個地道口,可以通往村東。我小時候還在地道里跑過,現在都坍塌了。”李彩增說,李聶村曾有多個地道口,村中老人還為此手繪過一幅圖。

80歲的村民李存安介紹,李聶村有5位早期共產黨員,為??h紅色地下交通線做了全方位的保障。李存安說:“我們村還有一位名叫李玉美的革命烈士,為了保護地下交通線的重要資料而犧牲。”隨后,記者聯系到了李玉美的孫子李希軍。

49歲的李希軍拿出家里珍藏的烈士證,向記者講述了李玉美于1942年被日偽軍射殺的情景。“我爺爺當時正在籌集糧食,犧牲的時候我父親只有7歲。爺爺犧牲后,父親成了孤兒,是靠吃百家飯長大的,后來也參了軍。”李希軍說,從爺爺到父親的經歷,紅色基因已深深融于血脈,扎根心里。

??h紅色地下交通線在原厚村程潤民家、橋村姜廷慶家、裴莊常仙甫家等處都設有聯絡點,又有彭志雕、李連元、羅新明、張本生等當交通員。該交通線除傳遞情報、藥品、槍彈外,還負有迎送往來干部、戰士的任務。這條交通線保證了華東、華中、冀魯豫抗日根據地同陜甘寧邊區等地的聯系,有力地支援了根據地的抗日斗爭。

 

 

發布時間:2021-03-25 08:41 來源:鶴壁新聞網
97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