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遺址遺跡 >

淇濱區毛連洞村紅色教育基地

太行之北,褪去層林盡染的山色;

絕艷古村,看遍歲月崢嶸的打磨。

走進淇濱區大河澗鄉毛連洞村,就被村里寬闊的街道和古樸的民居所吸引。但更吸引我們的是毛連洞村悠久的歷史和楊氏族人做的毀家紓難的事情,像陳忠實筆下的《白鹿原》一樣有傳奇色彩。

毛連洞村附近有趙長城

毛連洞中心學校門前有一塊題有“牟山村”的石門額,落款為民國十八年(公元1929年)。村民們告訴記者,“牟山村”這一叫法古來有之,其來源或可追溯至戰國時期?!妒酚?middot;趙世家》記載,戰國七雄之一趙國的國王在公元前424年將都城遷至中牟,此后的38年間,趙都中牟共經歷二代三王。公元前386年,趙敬侯將趙國都城從中牟遷到邯鄲,這才結束了中牟作為趙國都城的歷史。

“蕩陰縣(今湯陰縣)西五十八里有牟山,蓋中牟邑在此山側也。唐代學者張守節在《史記正義》里將中牟邑的位置明確在今牟山一帶。我國歷史地理學科主要奠基人譚其驤、先秦史學家楊寬、歷史學家白壽彝等人均支持張守節關于中牟邑位置的觀點。

雖然已經過2000余年,但趙都中牟那段歷史仍能在毛連洞村找到痕跡。對本村歷史有研究的楊有慶介紹,毛連洞村附近的山上有人工砌成的石墻,毛連洞村南約1公里的窯洞村三山坡上長約3公里的石墻仍保存完好。2002年,著名長城研究學者羅哲文先生專程來此考察,認定此段長城正是2000余年前戰國時期趙國人所修建。

在山城區石林鎮耿寺村關帝廟前一座光緒十年所立的石碑上,“毛連洞”被寫成了“磨鐮洞”,但在此之后,多版本地方志中將該村村名寫成了“毛蓮洞”。村民們說,該村先民最初挖窯洞而,當地遍布泉眼,十里八村的樵夫路過泉眼時都會停下來飲水歇息,順便蘸著泉水在山石上磨鐮刀,因此該村得名“磨鐮洞”。“磨鐮”一字曾被誤寫成“毛蓮”,后又被改成“毛連”。

這里曾上演鶴壁版《白鹿原》

毛連洞村絕大多數村民姓楊,村中心的大皂莢樹旁成片的古民居曾是楊氏一族中的富戶楊配鎬及其子孫置辦的宅院。村中一些上了年紀的人說,他們依稀記得楊配鎬是本分的鄉紳,待人和善,即便在當時的湯陰縣城也頗有名望。

楊配鎬居住的老宅是一座保存較好的清代庭院,這座庭院在大皂莢樹北不遠處,其垂花門鐫刻的“福壽康寧”4字工整且飽含書卷氣韻。大宅中走出的楊氏子弟大多飽讀詩書,其中一些人在上世紀初還是湯陰縣帶叱咤風云的人物。

村民介紹,楊配鎬之子楊福田曾到湖南求學,此后歷任民國時期湯陰縣政府四區區長、公安局局長。日寇入侵中原時,楊福田毀家紓難,積極組織鄉民自衛,他自已也加入了抗日的隊伍。

楊配鎬之孫楊時昌在抗戰時期只身一人前往革命圣地延安,到抗目軍政大學學習,投身革命事業。后來,楊時昌還參加了解放戰爭與抗美援朝。

楊配鎬的另一個孫子楊時英選擇加入“孫真會”,曾組織會眾抵御土匪、保護鄉鄰。楊氏族人有各自的信念,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像陳忠實《白鹿原》中的人物樣把愛恨情仇酸甜苦辣交織在一起,令人心生感慨。

這里曾是抗日根據地

毛連洞村的歷史并非只是楊氏族人在書寫,這座小山村本身也充滿了傳奇色彩??谷諔馉帟r期,國共兩黨相繼選擇在毛連洞村建立抗日根據地,毛連洞村因此被記錄在許多書刊中。

據《鶴壁市志》與《湯陰縣志》記載,1938年,日寇攻陷湯陰縣城,國民黨縣黨部被迫遷到盤石頭。1938年6月,國民黨湯陰縣政府的官員在中共黨員聞允志、魏十篇的感召下重新組織縣黨部,并建立起縣保安隊。此時,楊福田則在家鄉毛連洞積極組織抗日民團與日寇在太行山一帶周旋。此后,楊福田組織的抗日民團被并入縣保安隊。

1940年,國民覺又將縣黨部移至毛連洞村,繼續與日寇周旋。1940年10月初,新鄉、安陽等地的日軍集結后從水冶、鹿樓、鶴壁三個方向進攻林縣。毛連洞是日軍進入林具的必經之地,也是國民黨縣黨部所在地。后來,國民覺軍在毛連洞村痛擊日寇。一天的夜里,七八百名日偽軍士兵從鹿樓出發,在毛連洞村附近的毛山陷入預設的雷區,20余名日軍士兵及60余名偽軍士兵被炸死,100余名日偽軍士兵被炸傷,毛山地雷戰有力地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

1943年春,八路軍太行七分區派蔣克誠率三十四團到鶴壁地區開展武裝斗爭,擴大根據地。為盡早在這一地區建立黨組織,八路軍一二九師政委鄧小平先后派邢真、楊羽等人隨蔣克誠團到鶴壁工作。他們在發動群眾、打擊敵人、建立抗日政權等工作的基礎上,于1943年7月在毛連洞村成立了中共湯陰縣委和湯陰縣抗日民主政府,邢真任縣委書記兼縣大隊政委,楊羽任縣長兼縣大隊隊長。

此后不久,中國共產黨又成立了鹿樓、鶴壁集兩個區,活動區域主要在平漢鐵路以西的毛連洞、大小河澗、大小寬河、盤石頭、將軍墓、譚峪等20多個村。自此,湯西鶴壁地區樹起了抗日民主政府的大旗,中國共產黨領導這里的人民進行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斗爭。1944年3月,中國共產黨決定撤銷中共湯陰縣委和湯陰縣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中共淇湯聯合縣委,駐地遷至淇縣西掌村。同時,淇湯縣聯合抗日民主政府也宣告成立。

這里曾是紅色交通樞紐

另一件頗為傳奇的經歷豐富了毛連洞村的紅色記憶。在抗日戰爭時期,毛連洞村因是豫北地區進出太行山的交通要道之一而成了紅色交通線的樞紐。

1940年以后,日軍在平漢鐵路兩側和衛河沿岸增設據點,挖壤筑堡,對抗日根據地層層封鎖、縱橫分割,妄圖切斷冀魯豫同太行革命根據地之間的聯系。在日軍對根據地進行反復“掃蕩”層層封鎖的嚴峻形勢下,中國共產黨秘密在豫北的敵占區建立了300余里長的紅色交通線。

當時,途經鶴壁的紅色交通線共有3條,分為南線、北

線和中線。其中,中線自沙區經??h的聶村、小齊村、老關嘴、裴莊等村莊至湯陰宜溝三里屯越過平漢鐵路,再經鶴壁的岔河、冷泉、柴廠、朔泉進入淇縣的大柏峪、全寨村終點站,全長70多公里。中線進入鶴壁后,有時也經耿寺、鹿樓、譚峪、大河澗、小河澗、盤石頭到林縣終點站。而毛連洞村作為林縣至湯陰的重要通道,也成了紅色交通線上的樞后紐之一。

鶴壁范圍內的紅色交通線從建線至抗戰勝利,共秘密掩護8000多人安全通過敵占區,其中包括劉少奇、鄧小平、陳毅、肖華、楊勇、舒同、呂正操。

“深溝炮樓鐵卡,事實嘲諷笑話,日寇此封鎖,怎當我過如梭?寇賊今降,風展紅旗如畫。”一名中國共產黨員在鶴壁偽裝過境途中寫下了該詞譏諷日軍的封鎖形同虛設,革命道路無人可擋。

傳承紅色基因,講好紅色故事

承歷史之創造,開時代之生面。在這里,我們堅持規劃先行與高標準設計,突出頂層設計,明晰開發方向,嚴格落實管理方針,完整保護歷史文物與民居古建筑。在這里,我們以全村留存的革命遺址為基礎,共修復8個院落、144間紅色建筑,它們沉默不言,卻串聯出我們記憶中的閃光。在這里,我們突出游擊戰背景,將八路軍背靠太行山開展情報戰、運輸戰的內容,結合古村落的駐軍遺跡進行系列展示,形成具有特色的愛國主義教育與黨性教育陣地,向黨的100歲生日獻禮!

發布時間:2021-04-25 08:02 來源:鶴壁新聞網
97色色